导航栏菜单

[登录]

苏卡达陆龟

苏卡达好养吗

« 上一篇下一篇 »

专访慕尼黑再保险董事会成员赫曼:解密百年再保险巨头的“中国战略”

专访慕尼黑再保险董事会成员赫曼:解密百年再保险巨头的“中国战略”

杜卿卿 杜川

数字化转型,这是慕尼黑再保险集团董事会成员赫曼(Hermann Pohlchristoph)面对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的各种问题时反复提到的一个话题。

过去几年,全球市场处于低投资收益率的时代,对于手握巨额资金的再保险公司而言,越来越难找到安全性高、收益理想的投资领域。作为全球再保险业的巨头,慕尼黑再保险公司(Munich Re,下称“慕再”) 也面临大船调头的挑战。

慕尼黑再保险集团董事会成员赫曼

赫曼是慕再董事会成员也是管理委员会委员,负责德国、亚太和非洲地区非寿险业务。他自2002年加入慕再,经历了再保险繁荣鼎盛的时期,目前正在进入转型突破期,而中国市场是慕再当前最关注的市场之一。

慕再近期宣布成立思韬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定位是为客户提供“保险科技”为主的解决方案,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以及区块链技术。

“过去几年对再保险业而言是一个有挑战性的时期,投资收益率处于低位,我们必须接受这些,但同时也要保持持续创新能力,”赫曼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慕再已经在全球投入超过200人的大数据团队,另外还在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领域有大规模的投入,在中国成立思韬,是尝试将上述技术推进到一个更高阶段。

数字化与保险科技

慕再成立于1880年,迄今已经超过137年历史。再保险作为一种对公的“to B”业务,一般不会与大众直接接触。对中国金融市场而言,许多人知道慕再,是因为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大规模投资以及他的减持。

慕再曾是巴菲特最大的海外投资,但是2015年他进行了大笔减持。当2017年在股东大会上再被问及为何减持再保险公司时,巴菲特直接表示,因为利率长期处于低位,“今后十年再保险业与之前相比将不再那么吸引人”。

慕再刚刚公布的2017财年初步财务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公司去年实现经营收益12.41亿欧元,与2016财年的40.25亿欧元相比大幅下滑。2017年多场飓风导致的自然灾害给慕再造成较大的业绩压力,但再保险行业整体下行趋势也客观存在。

“巴菲特总是投资各个行业里最优秀的企业,虽然他选择减持慕再,但他的资产配置里面依然保留了大量自有再保险业务。”赫曼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但也必须承认,过去三四年里,再保险业经历了比较困难的阶段,低利率对于整个产业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如何找到突破口,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慕再的答案是——数字化变革。

慕再早已观察到保险行业正在发生的数字化趋势,这也是他们对中国市场发力的重要原因。一方面,人工智能、数据分析和社交媒体将在零售保险领域起到更多的驱动作用;另一方面,商业保险越来越多地使用传感器及物联网技术对所面临的风险进行实时把控。在他们看来,中国正在引领这些创新发展,慕再作为创新保险解决方案的“领头羊”,新设立思韬咨询公司,深度介入中国保险生态系统,是自然要迈出的一步。

据赫曼介绍,这家新企业设有专门的研究和开发团队, 正在进行的项目包括从实时的基于位置的个人保险,到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物联网保险,以及聊天机器人,将脸部、语音识别技术结合在一起进行理赔的人工智能技术等。

事实上,慕再早在2003年就经中国保监会批准在北京设立分公司,并成为第一家获得中国复合再保险经营许可证的国际再保险公司。长期以来,作为保险业最终的“风险兜底人”,慕再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集中在再保险领域,客户涵盖境内大多数保险公司。

此次成立思韬,与之前的业务完全不同。根据规划,该公司将主要与保险公司、大型互联网企业和科技公司、移动提供商、汽车制造商、金融科技以及保险科技公司等进行合作。

赫曼称,在科技领域,慕再主要在两个方向上推进,一是数字化服务,全球投入超过200人从事数据收集、数据分析及大数据应用,并利用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推进保险行业数字化;二是保险科技,其中一个主要方向是物联网,而物联网将是下一个改变保险业的重要技术。

慕再是全球保险区块链联盟(b3i)的联合发起人。区块链技术是慕再已经带入应用层面的一个尝试,比如应用在指数保险产品。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特点,可追溯、不可篡改,在台风指数保险产品中可以应用,因为指数保险有责任清晰的优点,阀值触发判定简单且可信度高。

寻找“中国机会”

2017年,Harvey、Irma、Maria飓风“三重奏”使全球保险业的赔付金额创下历史新高:这三个飓风及其他巨灾(比如墨西哥强烈地震)的最终索赔金额预计将达到1350亿美元。据慕再统计,整体经济损失达到了3300亿美元,是有记录以来的第二大巨灾损失年份。唯一比这一年损失还严重的是2011年,当年日本大地震造成高达3540亿美元的总体损失。

巨灾保险是慕再的传统优势业务,但也因为此,2017年对公司业绩造成明显冲击。从税收角度看,2017财年慕再应税收入2.98亿欧元,而上一年度纳税金额为7.6亿欧元,主要原因就是自然灾害带来的高额赔付,如果剔除美国税制改革带来7000多万欧元的减免,冲击则更加明显。

“中国市场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正在寻找更好的机会,也在研究我们能够为中国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定制化的产品和服务,”赫曼说,中国此前取消“法定分保”、近年来推行“偿二代”等,对慕再来说都是可喜的政策变化。

2003年中国加入WTO之前一直实行“法定分保”,境内的再保险主体只有中国再保险集团,但是2006年这一限制取消,市场竞争进入到真正“拼实力”以及技术和服务的阶段。

另一个变化是“偿二代”政策。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许多国家和地区都逐渐意识到保险业规模不断扩大所积累的不确定性风险,相继制定了以风险为导向的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如美国风险资本制度(下称“美国RBC”)和欧盟偿付能力Ⅱ(下称“欧Ⅱ”)等。

中国“偿二代”于2012年初发布,提出要用3至5年时间,形成一套既与国际接轨、又与我国保险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在“偿二代”的监管体系下,再保险作为保险公司风险管理的重要手段,可以帮助保险公司降低经营风险和相应的资本要求,协助保险公司提升资本的运作效率。同时,再保险的风险转移和资本补充作用也可以对保险公司的险种配置和业务组合优化起到积极作用。

赫曼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近两年来中国保险市场监管越来越严格,保险业发生很大变化,但也看到很多可喜的进展。中国的“偿二代”与欧盟的监管要求相近,且中国提出要关注资产风险,这对保险业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他进一步表示,再保险承担着保险业最后的风险,在严监管环境下,保险公司必须严格遵守合规监管要求,控制风险累积,因为只有全行业、全产业链当中各个环节各自控制好自己的风险,才能真正避免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除再保、直保业务外,如何将保险资金投资出去并获得安全的高收益,也是慕再正试图解决的问题。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最新数据,截至2017年12月31日,慕再集团除保险相关投资外的总投资账面价值达2176亿欧元,比2016年年底的2218亿欧元略有下降,不过投资收益保持稳定,达到76.11亿欧元,全年整体收益率在3.2%左右。

“再保险公司风险管控特别严格,最重要的是风险与负债相匹配。在这一前提下,我们在德国、美国、欧洲其他国家,能够找到的同样期限、同样流动性的资产,利率都是非常低的,再保险公司主要的投资是政府债券,”赫曼说,为了提升回报,就要做一些分散投资,包括少量股票、基础设施、再生能源等。

在赫曼看来,目前已经很难说哪个领域还是投资蓝海,真正能够产生大规模回报的领域少之又少。从资产管理的角度来看,这已经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游戏”,因为有太多低成本的资金,都在寻找高回报的投资。

“我们有130多年的经验,对全球各个风险领域都有比较深入的了解,通过全险种的服务,能够实现真正的风险分散,这对很多再保险公司而言还是很难做到的。”赫曼举例说,比如巨灾保险,中国在这一领域存在较大缺口,中国巨灾频发,但并没有充分得到保障。另外,慕再已经找到新的方向,那就是保险行业的数字化变革。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苏卡达陆龟. Some Rights Reserved.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