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菜单

[登录]

苏卡达陆龟

苏卡达好养吗

« 上一篇下一篇 »

深圳鹦鹉案当事人刑满获释 将继续申诉

原标题:深圳鹦鹉案当事人刑满获释

  >>谈案件

  经常反思,认为自己有过无罪

  华商报:在看守所这两年,对人生、对亲情有很多思考吧,有什么特别的感悟?

  王鹏:以前在外面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感觉有些心浮气躁,进了看守所,只能心平气和地审视自己的案子,反思自己对家人的伤害,规划自己的未来。以前享有自由,和家人在相守相伴时,不觉得自由、亲情有多珍贵,进了看守所,才知道自由和亲情是最为宝贵的财富。

  华商报:失去自由期间,有没有反思过鹦鹉事件,后悔吗?

  王鹏:在看守所期间,我经常反思,但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有过无罪。有过,是指自己对法律了解太少,没有关注过人工养殖的鹦鹉也算濒危野生动物,受法律保护,结果导致自己身陷囹圄,给家人带来难以弥补的伤害。无罪,是指在我看来,将大量人工养殖的鹦鹉算做濒危野生物种有些不合实际,觉得自己很冤。

  华商报:你当时确实不知道鹦鹉是国家保护动物?

  王鹏:的确不知道,几只鹦鹉卖不了多少钱,只是换个饲料钱。如果卖鹦鹉能挣钱,我也不会去上班了。再说了,我再不懂法,也不会以身试法。

  华商报:这次牢狱之灾给你带来的教训是什么?

  王鹏:不管做什么,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以后如果有人送我动物,我一定会先查一查它是不是保护动物,比如乌龟等等,会不会触犯法律。

  华商报:你觉得二审改判的原因是什么?你的坚持?你爱人和律师的努力?还是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

  王鹏:我觉得这些因素都有,尤其是律师很专业,辩护意见很有针对性,很有说服力,对改判作用很大。当然,媒体和社会的关注对案子的改判也起了重要作用。

  华商报:你的妻子为推动案件的改判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鹏:是的,我被抓后,妻子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我的案子奔走申冤。一审宣判后,她通过各种方式呼吁社会各界关注此案,呼吁司法部门重新审理,可以说,没有我的妻子,就没有二审的改判,她是我心中的英雄。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Copyright 苏卡达陆龟. Some Rights Reserved.

搜索